YEP

杂食(・ิϖ・ิ)っzz

PINK

陷入了怎么上色都丑的尴尬境地(´Д`)

看久了居然有点像恺撒( ̄ε(# ̄)☆╰╮o( ̄皿 ̄///)

惹,路诺吃起来还是太苦涩了啊

“就像当年他和诺诺开车去看山顶,路上他希望那条盘山公路永无尽头,这辆车一直就在夜风里跑。如果人生也是条盘山公路的话,他只希望这一路上都有诺诺,诺诺不用是他的,他能看着她的背影或者侧影就好。”

明天肝楚路好了

用脚画画( ̄ε(# ̄)☆╰╮o( ̄皿 ̄///)